词不达意,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荼岩】如梦如幻.

前篇:Ⅰ.不好,我的同桌是同僚.

在此讲个段子:

安岩:THA论坛  神荼:奇谈怪论专区

安岩:神道士?    神荼:安大法师?

安岩(抱拳):久仰久仰    神荼(作辑):哪里哪里,幸会幸会 

周围舍友:妈的智障.jpg

校园paro荼岩

·ooc超级ooc,完结后试着大修丢txt版

——

如梦如幻.

——

Ⅱ.人不中二枉少年.

是夜,农历十五日的月亮既圆又亮,偶有几缕云飘过为其蒙上层纱,但很快都被风给带过。这使得月光无保留地倾泻而下,倒是方便了...

【荼岩】如梦如幻.

 @久未居  小久提前生日快乐啊

·校园paro荼岩

·ooc超级ooc,

·预计中短篇,但我低产你们就别追了。

——

如梦如幻.

——

Ⅰ.

在入学的第一年,神荼这个名字对于安岩来说,就如同班级的其他事一样,是个遥远且无关的存在。但是却又存在着,无法忽略。说到神荼,那在他们燕坪一中可不只是班草校草的存在了,说是成为学生们心中学校的标志也不为过。你要是对其他学生聊起学校,若说到燕坪一中可能很多人会迷茫一下,说起神荼就都知道他们说的是哪个燕坪中学了。成绩优异颜值更是爆表,人有四分之一的法国血统名字更是牛逼轰轰...

前篇:http://mrcatttt.lofter.com/post/1e67bdcc_1074bb8f

感觉开大了,正在试着圆回来,下章大概能完结。这节我基本放飞来写了

——

他和他的他.

——


“神荼,刚才被年轻的我那样照顾着,其实你心里暗爽着吧。”

神荼无奈,这就是所谓的乱吃醋?他知道此时候答什么都不对,于是他选择揉乱安岩的头发。

最近安岩刘海有些长,一乱就特别容易戳眼睛,他立马就挣扎了起来,这才发觉手还是被捆的状态。可安岩注意到了神荼不可能不会注意到,他刚想让对方弄开来就被吻住,所有的抱怨粗口最后都成为细碎的呻吟。

吻后安岩也有点气短也就没爆粗口,改为恶狠狠看着神荼,老流氓。就见神...

——
第三件事.

讲个奇事.

安岩不认得我了。

我和安岩都住在T.H.A提供的宿舍内,两邻居。要是没有任务的话,的确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可惜安岩没给自己几次闲下来的时间,除非是养伤和等着调查报告出来这类他插不上手的事外,他基本是忙的。

但这不代表他会忙得我两碰上连个照顾都不打,相反,时常他心情烦闷的时候就过来骚扰我。我睡觉也要把我挖出来。有时话多得不行,什么无聊的小事都能说上一通。还经常和我胡诌些事框我。

而这次我们两遇上以后安岩却
很反常,他这次并没有理会我,看了眼挡住他的我后,就绕过我径直离去了。我仍记得他看我的眼神,带着是疏远与漠然。

我不知道他怎么了,只知道他是安岩,现在他不认得

【荼岩】他和他的他.

之前的短打又有了续……(笑cry)

前篇

——

他和他的他.

——

当‘安岩’突然从昏睡之中惊醒时,回忆还有点残留在之前那段经历中,以至于仍心有余悸。毕竟不是哪个人随随便便就能体验到心脏突然被攥住的死亡待遇的。

除此之外他昏睡的身体也传来对他强烈的抗议,不知该说是酸痛还是麻木。他下意识移动身体却发现是被困住了,不由得觉得好笑,想不明白是他们其中哪位脑回路清奇,捆了他又将他丢到床上盖被子的。

这点小动作大概他们要是在,肯定看得见。所以一睁眼果不其然见安岩看向他,不过手里给'神荼'换额毛巾的动作并没有停。这时他才注意到‘神荼’被困的模样,手脚大开地被捆在病床的四个柱上,枷锁已经用上T...

占tag致歉.

b站萌战投票要开始了,勇冒参战,立个誓言。

7.11考完后。我在微博发的宣传博客,每十转更一篇荼岩文。微博地址

但这前提基础请大家多多支持b站7.2后开始的投票b战萌战相关规则和相关事宜详情走(希望这个大家能认真看!)

而愿意为勇者大冒险剧组在b萌中的投票出份力,有无b站号都行。欢迎入群贡献自己。群号码:241904042 (我们是正经的投票群)
虽然没什么力量,也就个垃圾写手。若是愿意帮忙的人这里愿意为其写篇荼岩文。可以要求字数多少,是什么,也能指定我更新某篇文或者随便更,开车都行,也能指定play
愿意帮忙的评论回复我,私信我入群截图。
虽然可能不会有什么人看,但还是想出份力吧...

从此弃笔等更新。

【雨村日常】少年时.

脑洞来源:1  、2  岩仔真的好可爱哦(嚎啕大哭)我就是想看每个人都宠岩.

 @空色之风  送给空妈的奶岩.大家都说甜,我就当糖发咯?可以当做娘家人番外食用

——

少年时.

——

事情还没结束之前,我曾听闻这个雨村的传说。出于好奇,我派过伙计去看看情况。正好碰上有一户人家要送他儿子上大学,就想要卖他们家的房。我合计觉得那里也挺好,大概传说加了点分也就收了他的房。

之后被我忙忘了搁在脑后,接闷油瓶的时候才被我想起来。他们那些烂事我也烦了,和胖子一说觉得不错就带着闷油瓶甩开那群人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我们颠了一路,心...

——
第二件事.

这次安岩又进了医院躺了好几天,不过并不是下秘境负伤,而是因为情感纠葛。当时我们正在欧洲,听说安岩躺了因为这个原因躺进去,胖子说什么也要看他笑话,就赶了回来。

自然这次出院的聚餐肯定免不了,连胖子都不吹他的魅力了,都坐等安岩讲讲是遇到怎样厉害的艳遇。

这个故事前得交代下背景,安岩出任务的地方是个比较偏僻的苗寨。早些年族内出了事,T.H.A.知道后和他们作了协议,之后出了问题一直由T.H.A.出动解决。

具体是出了什么事安岩并没有细讲,只知道这个寨子有着一个东西。现在那个东西缺了一部分后变得极不稳定,就给寨子带来了灾祸。唯一解决的办法是找回丢失那部分东西,为此这些年T.H....

【雨村日常】娘家人.

总之就是一个搞事的脑洞。

——

娘家人.

——

转眼到了六月,太阳也在难得的晴日下毒了起来。来雨村的新鲜劲已经过去,我也无法时时刻刻给自己找出什么乐子,一般这个时候我就喜欢在门口发空呆。

三日又三日,我估摸着安岩这小子要过来玩。却不想闷油瓶也记着安岩他们的习惯,老早在左侧房檐下挂着一串的腊排骨。 —— 那些都是送给安岩他们改善伙食的。若他们今日有事没能过来,我们就会送过去,顺带去那里住几日,多了安岩他们几人我们这些来往也成了惯例。

胖子也显然想到了这件事,也出门瞅了眼左侧的屋檐,说我们之前钓的鱼似乎快要腌好了,要是好了就给安岩他们换换口味。说着就去厨房拿了点出来...

© The cat is study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