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不达意,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荼岩】他和他的他.

·恐解荼岩   上篇

·背景是魔女之家,不过大部分人都能猜出来吧。

·小学生文笔,持续ooc

·完结篇.

在此感谢观看,欢迎评论。

——

他和他的他.

——

03.回档.

安岩自然很好奇神荼究竟能发现什么,可到的地方只有一扇门,正对着他们之前待着的房间,对此他困惑道:

“怎么了?这是去上个场景的门。”

“你说出去后离进来的大门很近。”

“对……我是说过……可是……”

“你把这个比作游戏,那直接出去以后我们算赢吗?”

“算……因为我们最终目的就是找到出去的工具或方法,只要能出去就行了。”

“那就行了。”神荼满意道,“破坏掉就好了。”

听着的安岩突然无语了起来,原来神荼之前踹门就是为了测试门的结实程度吗,原来一开始就不想搭理这游戏想直接走人吗。安岩忽然感觉自己被神荼说服了,甚至抱有侥幸心理希望神荼真能成功,这样他们不用去面对后面无法保证的危险。

然而很多人都是死于麻痹大意,要是安岩能在屏幕外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会翻白眼暗道为什么要立flag,还特么是个死亡flag.但想的事不能收回,只是事实不巧的这样发展了而已。

仍旧是神荼打头,他十分轻易的旋开了门把向内开了门,展现在他们面前的便是贴了墙纸的墙壁和向左延伸的窄小过道。稍微打量这个过道他们就知道这里窄得甚至让人无法顺利转身,照明用壁灯被钉得很高,这让过道很亮堂,却相当让人透不过气来。神荼和安岩交换了下眼神,还是决定走下去,不过他们都掏出了各自的武器。

神荼先走,安岩随后,可安岩在真正进来后又极其顺手的带上了门 ——除开关门的声外,甚至还响起了额外的上锁声。

那一声清脆的声响宛如死亡的提示,下一秒过道的尽头就破门而进来一只巨大的玩具熊。变故来得太突然,安岩那一瞬间就慌了。

“安岩!”一瞬就察觉到安岩的无措,神荼不由得提醒道。失神的安岩登时一个激灵,抬手一发冰弹一发守护擦过神荼打到前面去,接着立马改成攻击模式轰响门锁处。

攻击弹的威力相当的强,这也是安岩此时唯一能想到的最强力的方法了。安岩近距离挨了跟门同样威力的攻击痛得发蒙,可门仍还是毫发无损,旋不开的门把让他心底凉了一片。他心里半绝望半求助的望向神荼,手下的扳机已经打算按下第二发——

可他却见向他们袭来的怪物视一切的抵御为无物,一下破掉冰墙一爪挥掉防护罩,神荼甚至没挡住几秒钟,被踩倒在地硬生生的咳出血来。 ——一切过得很快,一切都在安岩眼底慢放,他此时什么都没想,只是扣下了扳机。

接着他被捉住,腾空的一瞬他与神荼错过,这使得他难得见到对方惊慌失措的神情。他似乎被送进了怪物的口中,剧痛一阵比一阵剧烈。他只是紧紧盯着神荼,盯着那摊血迹。他觉得心里忽然充斥满了不知名的东西,让他不知道如何宣泄。

他希望神荼还活着,但心里有很大程度上的不安。这样想着的下一秒,安岩死了。思维消失,世界一片黑暗。只是在这之前安岩不知为何下意识很放松,还不自觉的感慨道,啊,好久都没有死了。

究竟该怎么形容死亡的过程呢,即使是死过极其多遍的安岩也无法给一个概括。他面对这些有蒙蔽、无奈、不甘、淡然等等,但无论安岩想过什么,接着下一秒一切都没有了。等后来安岩再醒来时,无论是多么深刻剧烈的情感,他都始终觉得隔了层雾无法体会。除开各种各样的形式或方法,单从能死很多遍又能复活来看,安岩的确很主角。可惜在他那边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可以是这样的主角。

无论如何,此时的大家都十分需要安岩,在这样的呼唤下,安岩又一次醒了过来。

初醒来时,他眉头皱起,却几次不能睁开眼睛真正醒过来。也许外人会觉得他这时十分的虚弱,其实他本人则是觉得他自己正处在睡眠不足的赖床状态,一方面感觉身体被掏空一方面沉溺睡眠的甜美。而这时的他却被人捞起,被人捧着脸上下打量。被这样对待,安岩想也不可能安心睡过去。

然而他抱怨还没出口,神荼的表情便落入安岩的眼底。他愣了愣,这才把现在和之前成功接轨上。

“我没事……”

“恩。”

“我真的没事……”安岩解释道,以为会让对方放心。不想神荼仍是固执的检查起他身上的每个部件。安岩无语。因为神荼会医,之前的冒险中大病小病都是让神荼给他治的,所以这回他也依旧由着神荼了。

“这是回档了阿。”安岩喃喃道。“不过能复活真的太好了,不然我能死一万次又有什么……哎哟你扎我干嘛。”

“让你清醒点。”

我也不糊涂啊,安岩暗道,你要通关还得靠我聪明的小脑袋呢,但在神荼金针的威慑下还是不由得怂的岔开了话题。

“说起来我们到底在那里啊。又是boss又是回档的,难不成我们真穿进二次元里了?”

“安岩。”他正打量着熟悉的四周,就听见神荼叫了他,还道:“你大意了。”

要知道,神荼从不多言。而且这番话还如此直切重点,这不免让安岩感到窘迫。他承认,感觉拥有攻略的他的确带着能貌似处理好这游戏的优越感,也许正是因为这点他才有之前的失误——重大的失误。安岩正检讨着,却听见神荼疑似安慰的补充道:“不过我也是。我一直被心理暗示着,这里没有那么大危险。”

“可是谁有能力给你下心理暗示。”

“你还记得到这里之前的事吗。”

“我不记得了……等等……”安岩皱眉道,“我似乎有模糊的记忆……失去意识之前……我们在喝酒……”

“然后你醉了。”神荼道。

“然后我们醉了,我们到了这里。”安岩接下话头。

“不可能。”神荼皱眉反驳,安岩显然想起就这相处的这几年,他的确没见过神荼喝上头一次。

“你是不愿醉还是不会醉啊?可你若是不醉,你怎么会让我到这里来?”

“都有。”看着神荼颇为自负的回答,安岩实在忍不住想要吐槽的心,“果然你们兄弟的属性是一脉相承的。”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阿赛尔这个伪小孩假大人在聚会相聚时,最经常干的事就是面不改色喝着各种酒,还拐骗他哥这是各种饮料凉白开。有一次他为了躲避众人的灌酒,偷了阿赛尔的饮品,结果反倒被他手里那杯给一杯放到这种丢脸的事,安岩在心里想想就好。看见神荼略显困惑的表情,他好心歪曲了事实解释道:“在装逼方面。”

安岩从未发现神荼对他的忍耐心那么高,对于那调侃的话对方也只是弯了弯嘴角置之了。好吧只是今天安岩才胆子肥了,干出了这类事。

“所以你觉得有什么问题?你觉得你知道事情的起末,甚至你是自愿或不得已跟过来,但你不记得了,导致我两死了,所以觉得愧疚?”

“恩。”

“我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我都觉得我在拖后腿都不是问题了,你何必在意那些隐藏前传,放宽心吧。”安岩眼神认真的看着神荼。“不过真是新奇呢,你会坦诚这些。你还有什么觉得奇怪的?”

“猫。”

闻言安岩脸色不太好,显然想到什么:“我碰倒酒瓶时,你是和猫一块过来的?”

“恩。”神荼这下也明白是谁搞得鬼了,“是猫带我去的。”

“其实是猫带我触发的红酒瓶。”安岩道。

黑猫,熊boss,魔女日志——魔女之家——配上之前的遭遇,他再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游戏,他就真的算是白玩过了。这名字就像是一把钥匙,终于把安岩封存的记忆给打开,使得之前迷雾一般的前路忽然清晰无比。而那只想陷害他们的猫,安岩可是记忆犹新,当初为了刷前面这家伙的剧情他在这游戏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你这个恶魔。”看着黑猫才在他恍然大悟后现身,安岩不由得咬牙切齿道。闻言神荼也摆出一副戒备的姿态,显然明白安岩不是说笑。

“呀~初次见面……开玩笑的啦。”黑猫戏谑道。

“神荼,干掉它。”

没等黑猫多说什么,下一秒惊蛰就朝那恶魔飞去,可惜被对方敏捷地避开,只在木地板留下一个孔。

“呼,我投降啦!这身体我可是相当喜欢,也相当不好得到呢。”黑猫讨饶道,然而迎接的却是安岩密集的攻击,对此它只好又道:

“我可以帮你们出去!有些地方有很突然的袭击,没有我你们肯定会死掉。”这些身为游戏玩家的安岩自然是知道,他虽有顾虑但仍是选择诈下恶魔。

“这些我们知道,不用你,我也能带神荼出去。”

“那你们还想要什么?”显然黑猫,不如说是恶魔已经放弃讨价还价了,这样安岩十分的好奇这其中的来龙去脉。

“为什么?”

“因为你们不会死,我的力量被你们吸走了,所以我最好的选择是让你们毫发无损的出去。”

“既然这样我们的要求也不过分,回答我们几个问题就好。”见恶魔同意了,安岩笑眯眯道:

“我是谁?”

“你们作为艾琳的朋友被邀请进来玩,不过只是艾琳借故利用这个房子杀掉你们罢了。可惜的是无论是艾琳还是这房子并不能让你们致死。”恶魔显然相当困惑,但还是如实回答,“不过我也相当好奇艾琳怎么结识你们这类成年人做朋友的。”

“在你眼里我们成年人……”安岩喃喃道,“我竟然不是薇奥拉?”

“薇奥拉?我好像听艾琳提起过,今天她似乎就要来看艾琳,而艾琳现在正在房间内兴奋的自残呢。”

闻言安岩缄默了,他相信神荼现在肯定充满无端的忧虑,而他该怎么和对方讲述这个注定好的悲剧?怎么讲这注定是无法两全其美的结局?

“我们走吧。”

“你想救那个小女孩。”恶魔笑道,“你们这类人过于好心迟早会吃亏的。不过因为我打不过你们,所以我会帮你。”

“走吧。”被戳穿的安岩窘迫着催促道,这使得他们终于来到通往下一层最后一个关卡。拥有开门钥匙的是一个厨师魂魄,被禁锢在这厨房里不断忙碌。而问题是这游戏的选项相当坑人,一时间安岩也不知道该如何搭话。结果反倒被现实业务娴熟的神荼一纸符文给超度了,遗留下来的便是用来验毒的银钥匙。

黑猫任劳任怨衔着钥匙去远方开开关,可等到门开时神荼却没有动作,下意识就要跟着神荼走上去的安岩慢了半拍才注意到旁边注视的目光。安岩正困惑着,不一会又悟了。

“让我先走?”安岩问,见对方点头,又不住揶揄一句:

“不怕我又给你带到阴沟里去?”

“恩。”

“行,”安岩笑道,“我们走吧。”

——

出来的过程由于有了助力过于简单,差不多花了两小时安岩和神荼就顺利的逃出了。操作行云流水就像原著那般宛如走在自己家内,当最后神荼领着薇奥拉回到寻到她的爸爸身边时,白光笼罩两人。——而安岩终于明白了这见鬼的熟悉感是怎么回事了,正如之前的死亡回档——这他喵的是在密宇里面。

终于从密宇内醒过来,安岩还来不及兴奋气恼,一波熟悉的宿醉的头晕目眩先席卷脑门。一抬眼,便是熟悉的守在旁边的神荼,往旁边看去,就是怂的不行的胖子。不作他想,这罪魁祸首肯定就是这爱财的胖子。不过看神荼平日都掏惊蛰的架势,看是胖子什么都招了才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

“什么情况。”安岩问道,却又在听完整个被坑过程后实在忍不住下意识掏出手枪给胖子来了一枪守护弹,可惜被对方灵巧的避开。“知道我是bug之源还拿我去换钱,胖子你可真是好兄弟啊。”

虽然没中,但被打的胖子仍觉不妙,忙丢下一个重磅炸弹就溜了:“还不是你们一个说想在对方面前耍帅让对方觉得自己有用,一个想让对方明白自己的男友力,不过碰巧还遇到这个游戏测试,胖爷我只是在为兄弟两肋插刀和挣钱两方面不耽误而已!你们那么秀,胖爷我没实名举报算是仁至义尽了!”

“我们不是……”

说着安岩话语一停,显然想到在和胖子喝酒吹水时提过这一茬,而且当时胖子放大话说包了这事,他当初以为说笑。不想被对方半坑半推了一把。——不过,展现男友力,什么意思?

见安岩探究的目光望了过来,神荼很显然知道安岩没有错过胖子话里的每一句,不自觉虚握拳头以作遮掩,解释道:“我没这么说。”但又忍不住解释道,“但意思差不多。”

得到的却是安岩意味深长的回应,见对方喜笑颜开的表情,神荼就知道对方大概读懂了他这句十分隐晦的意思。

“为了展现你的男友力?”他确认道。

“为了展现自己?”神荼驳道。

这件事似乎就这么告一段落,而几天后他们两人忽然确定了关系,而胖子似乎消失了几天。至于其中的内幕,我们心知肚明就好。

—FIN—

后:

就是为了一个安岩想在神荼面前展现自己,而神荼也差不多这么想,胖子当个助攻的脑洞,把他们消除相关记忆丢进做成解密游戏的密宇里的故事。

这么仓促是因为还有个IV结局,我却续不下去了orz

恐解荼岩也加入了豪华坑单目录里,虽然是完结了,但仍觉得相当垃圾




评论(7)
热度(93)

© The cat is study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