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不达意,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荼岩】美食荼岩的番外.

正片没走番外先行,我也是厉害。

搜到了三十题,让我们吃遍全中国!

 @docter_七七 

——

吃烤野兔

神荼突然之间“被穿越”了,穿越的是另一个世界的沈图,所以这边的神荼被调了过去。安岩众人一阵慌乱。

你能想象吗,早上一起来桌子烧了几个特别精美了的菜,餐具摆的整整齐齐,厨房不能再整洁,冰箱一口气满了的场景。更重要的是,做菜的是长腿俊美的帅神荼,见安岩起来后竟然迎着阳光冲他一笑,说,哦你醒了。

当时安岩整个就愣在原地,疑似有十级飓风挂过般凌乱,不由得怀疑对面的人是不是假的。事实上,他面前那个神荼还真是假的。

从床上起来后审视家里截然不同的装修布景,和槽糕不能再糟糕的冰箱和厨房环境。沈图当即愣在清晨六点的早晨里怀疑人生,随即还是因为强悍的心理给接受了。

他绝对不承认是之前与他的严安在度假时期宛如咸鱼般摊在柔软沙发,边吃零嘴边用电视看各种穿越剧的锅。绝对不是因为他已经深知穿越套路的锅。总之他知道克服穿越定理再穿回去,一定是要比穿过来难上千万倍的。

于是他随即接受了各种设定,并且打算烧一桌藏了一手失误的菜。一是能鉴别他的严安是否也来了,二是穿回去这类事情必定会接受主角一行人的阻挠,这时烧一手菜让对方嘴亏,以后很多事情也能方便讲。

看着一出来的安岩当即蒙蔽在原地愣了三秒,后又飞速逃回房间里爆炸。外面的沈图一阵无语,等两人心情都缓和了。看着对方强忍矜持的吃相,沈图是看明白了。这里的安岩是这里的安岩,很可能还是厨房里那几箱红烧牛肉面和冰箱里一堆水果与啤酒的主人。

不由得觉得恼火,觉得对方太不会过日子。他就算吃泡面也是买好几个味道,红烧酸菜海鲜时常来点猪豚骨。咳,扯远了。

任由对方横扫了整张桌的菜,沈图作为厨师的本性被哄得开心,感慨了句好胃口。之前大概因为发现两人睡一张床,以至于对话时总有些尴尬。两人吃饱之后气氛也缓和不少,他也觉得是摊牌的时候。

显然两人都是侵淫穿越古装小说电视剧多年的,大致都明白了是个什么情况。相比之下沈图可能要不淡定一些,因为这个世界还真有什么神秘力量,而他这个身体的主人就是传说中的神荼,瞬移刷怪打架什么都不再话下。说起来的确有点让人不淡定,很给他钦定男主感。而且对面的安岩还一本正经的朝他笑道,说他们的使命是惩恶扬善,匡扶正义。

好在知道这个世界什么神秘的力量都有,保不准真有能让人回去的。这也使得沈图松了口气,他穿越来之前唯一的记忆是和严安坠入山崖。要说不担心那是假的,说明了他穿越的情况后,隔壁的安岩也宽慰了他。顺便秀了波恩爱。以至于沈图不由得偷偷想到,虽然是个厨子,是不是回去也练练拳脚好一些。

——

正聊着,电话便响了起来,一看见封面的张天师安岩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就连那边的沈图都注意到了,这才解释道,他和原先的神荼本身今天有下秘境的任务。不难,大概B级的秘境,以前他们下这个跟溜着玩似的。而如今——安岩也说不下嘴了,而那边也理解性的点了点头。倒是善解人意说若是推不倒,也是可以跟着去。

这使得安岩感激的点了点头,想着先把这只沈图带到胖子那边再商讨商讨。匆忙准备的时候,安岩正在给自己绑枪套,顺带给枪上弹。这才发觉旁边的沈图似乎从他丢给他衣服后就没动静了。

瞧着一看就发现穿着平常神荼练功马褂的沈图拎着那套骚包皮衣裤在镜子前怀疑人生。这场景就十分的爆笑了,天知道安岩是怎么忍下的。连另一个世界的沈图都想槽这身骚包皮衣,也不知道神荼是怎么个审美。

准备的时候随口一提要去见得人是胖子和张天师他们,想不到那边的沈图说什么也要耽搁一下。包了几个小菜,还亲手用剩余的菜又做了几个下粥的小菜。做菜的时候大厨的气势一下就展现出来,竟然还真使得安岩被唬住。等安岩回过神来这才不由分说的把对方塞进车里。

上了车,沈图对他才解释道,胖子他们嘴刁的很,拿几个爱吃的小菜迟到也能缓和气氛。正说着又突然在副驾驶位上愣了愣笑了下,显然才想起已经不是他的那个世界了。

如此这般有人情味的神荼安岩真是少见,虽然他知道那芯子沈图但还是不由得晃神。不自觉想到若是神荼以后也能卸下许多事物舒展眉目就好了,不知怎么安岩也感到开心的笑了笑。两人之间熟悉的陌生人感倒是不见了,有点善谈的沈图宛如一位他的老友。懂得他,也不觉尴尬。

说着那边胖子的事,安岩自然好奇。不由得多问了句,沈图也不恼,本分问一句答一句。逐渐勾勒了那个他们是厨师的世界。在安岩听来一切都那么岁月静好,看着隔壁的沈图不知怎么脑一抽就想到了一个要命的事。——神荼的父母——他知道神荼的宿命在神荼心里一直是根刺,而即使是如今他们也没有能将他完整的去除。

安岩有了这个想法,心里却有点压抑不住的自己感情。他不明白为什么想知道,也许是想宽慰下这边的神荼,但他心里总觉是在宽慰他自己。安岩紧紧抓着方向盘,犹豫了许久后在一个红灯下开口问道了这个问题。

却不知道为什么,隔壁的沈图难得的沉默了。等到绿灯亮了,安岩又启动了车。在周边一片喧嚣又安静的氛围之中,沈图才缓缓开口说道:

“我小时候出车祸死了,是师傅捡回了我。告诉我秦家这个厨师世家,不能垮。”

听到沈图的故事后,安岩也没办法维持着他美好的幻想了。张了张嘴却连一句宽慰都说不出来,真是失败,他不知觉的想着。车厢内沉默了许久,安岩才道:

“所以才想做厨师?”

“嗯。同时很庆幸,遇见了的严安。”

“他像我?”安岩笑着问道。

“不,你像他。”沈图笑着回道,这使得开车的安岩撇了撇嘴,明白了什么叫恋爱的酸臭味。车间的气氛又缓和了许多。

——

沈图因为生物钟起的早,在六点多就在厨房把锅碗瓢盆舞得风生水起,自然安岩也被弄得早起了。等到了胖子那里才八点多,还没吃早饭,被沈图算的正好。

胖子那边疑似没睡醒,听了安岩在那里讲沈图穿越过来的事死活不信。怀疑活在梦里,还说要再睡会,看上去倒还是真像活在梦里,张天师那边也似乎也有点不信,不知嘀嘀咕咕说了什么。

沈图倒好,这会到了这里倒是把神荼的性格诠释的完美了,直直在墙角静静装逼。安岩也不想多解释,端出小菜说不服来辩。吃完之后两人都一副特技美食竞技片里被洗礼的模样,心里的震撼根本藏不住。使得安岩得意的笑了笑,两人的表情跟他之前吃的时候的表情有过之而无不及。

穿越的事解决了,出任务的事也该讨论了。如今沈图虽然披着神荼的皮,虽然还有点神荼的反应神经。但战力只能算是打到了一折的神荼,这么说还有点勉强着实是个战五渣。如此一来要出任务有点勉强,本来要说拒绝,打算另寻返回的方法。

但几人却遇到了难题,毕竟他们都没有经历过穿越的事。自然无法明白之中的原理,而受害者的两人都是一脸懵逼的穿越的。那边的世界神荼变成个普通人,没有什么奇怪的力量,况且现在还可能躺在病床上。等着神荼想办法回来就难了。

这么说着张天师想着回神荼师傅的旧宅看看有没有类似的记载,觉得安岩和沈图还是历练下好。若要回去可能要借助什么力量,而这类神秘力量基本待着的地方邪乎的很。想了想也觉得合适,去c级搜了几个偏迷阵机关向的秘境,几人便敲定下来了各自离开想办法。

去T.H.A那里推了个任务,两人便去了装备区领装备。此行去的是一个迷阵,怕沈图误会不敢找要下地刨洞的,更别说带上胖子了。这类地方虽然有着给人诱人进去直接入口,但是一般藏得都与深山老林之中。直升飞机汽车之类一般都不行,还是得靠徒步跋涉,一去就得好久。

如此这般安岩因为仗着自己是所谓的前辈了,在装备区东挑挑西挑挑竟给沈图找了一小山堆的装备。就算沈图体力好,也不是用来拿来背四五个包爬山用的。随即就被有露宿经验的沈图鄙视了一般的安岩尴尬不已,又被对方分拣了出一堆没用的这才作罢。

出发之前安岩在悍马那里整理装备,沈图不知道去了哪里。不得不让安岩吐槽果然即使是不同世界的但还是同一个人啊,自带失踪杠杠的,静悄悄的发动让人防不胜防。

“回来了?”安岩问。

“嗯,还有些要补充。”

等人上了车,安岩发动了车。看着流逝的街景,不由得觉得这次的秘境会很不同。

——

结果这次秘境经历真的是很不同,不是他们在里面遇到了多么危险的情况,相反这一趟真的要多平静多么平静,只是归来的比预计的晚上许多。两人甚至没受伤便回来了。但这结果不是重点,重点是经历!让他不由得跪倒在沈图大厨的锅下。

进了丛林跋涉到了中午想要歇息之际,沈图大厨首先就对从安岩包里掏出的T.H.A发配的干粮表现极端的嫌弃。不知怎么突然戳出了他的爆点,说什么也在在这里歇息。说着竟然无师自通的唤出了惊蛰就走了!

安岩当即一个震惊,没过多久就见对方带回了许多浆果和一些蘑菇。在旁边的水源洗了洗,生了火烤了烤那蘑菇便和那干粮与一段罐头肉煮成了糊糊来吃。旁边安岩看着一直在赞叹,在苦闷的埋头跋涉里有个厨子是个多么美好的事。

那蘑菇的香甜!那肉香!那热腾腾的伙食!要不是T.H.A发的干粮是计算好的,他能再多吃好几碗。

以往和神荼走秘境的时候,两人都是累到不行了才说歇息吃点东西。一般都不愿意面对那发配的伙食的,冷硬冷硬的,咬着干燥割喉的干粮混着冰凉的水。真是好不凄惨,也就有时候气氛缓和时吃口对方再吃口自己的干粮当当情趣。捧着罐头当碗吃着里面的伙食的安岩,突然间觉得心疼起了之前凄惨的自己。

后面的路程不用多说了,沈图大爷认清他们的干粮后。走路就特别留心周边的环境,时不时嗅嗅植物,时不时顺几个果子给安岩权当解闷。比起以往的埋头赶路,这简直就像是郊游。走到后面进了深山,完全就靠安岩的导航两人走得也随意。这时候沈图安岩就更开心了,基本每一次修整都能额外找到好东西给无趣的干粮增味。

而赶路到了第三天的时候竟然还给他们遇到了野兔,说时迟那时快。安岩看着旁边的沈图眼神一个凌厉唤出惊蛰当叉子就往那里一扔。也不知道是不是身体不自主的反应,竟然还真把窜的飞快的兔子给叉出了!看着安岩在旁边那里疯狂吐槽,神器惊蛰不是给你这么用的啊!

而到了下午也不知道走了几里的路,竟然还给他们遇上蜂窝。当时沈图眼睛就亮了,自制了个火把说什么也要上树掏马蜂窝。本来安岩终于以为能看一场沈图爬树的好戏,谁知道他竟然使出了灵力,一个助跑直接就踩着树干就上去了,到了最后为了不惊动蜂窝竟然连瞬移都使出了。看的安岩目瞪口呆,当即立在原地怀疑人生。

但不得不说,那蜂蜜真的好喝。又再多的吐槽也被他们直接吃了一半腻到不行后才想起来是要留存点的。用空了的水瓶盛了大半瓶,其他掺进了喝的水里。安岩赶路起来都是甜滋滋的。

夜晚烤兔子,沈图执意要砍果树的枝条说这样烤东西有别样的香气。果木的香气滋养着烤兔再刷上了层蜂蜜,看到这里安岩口水都能从座位漫开了。然而这还完全没有完,一路上沈图还找了别的野味,而让他目瞪口呆的是。沈图竟然把调味料带了——一大个布包,里面瓶瓶罐罐的都是调味料。——一个秘境探险的人,竟然往他的负重里加了调味料!

接过烤兔子的时候安岩的手是颤抖着,就差热泪盈眶了。被沈图烤的恰好好处的兔肉,在火光的映衬下带着诱人的光泽。不仅仅有调味料散发的气味,同时交融还有被勾出来兔肉的香气。幸好递给安岩时沈图晾了晾,不然直接递给对方就这么被急切的咬下,大概是要出事。

一口咬下去是兔肉的嫩,下一秒溢出鲜香的汁。不甜口不咸口,一切都恰到好处的搭配在一起。甚至那骨头都觉得入了味,面对这等美食安岩实在矜持不住,吃的飞快眼巴巴吮着骨头等着沈大厨下一块发配。以至于绝大多数都进了安岩的肚子,为此熟睡之前还挺觉得过意不去。

从此之后的行程,沈图叫安岩去哪安岩就哪,指哪安岩就打哪。在找吃的方面丝毫不犹豫仅听对方指挥。彻底向沈图的美食势力低头。

—fin—

要抓住一个人先要抓住一个人的胃在这方面……一开始就输了啊荼爷!

美食荼岩的番外脑洞,如果两人互相只穿了一个过去会如何呢?如此这般写了出来,这次写了安岩视角,下次会有沈图视角,和神荼视角。大概不是nrt?不是我真的坚定荼岩,沈图严安只为区分。

评论(5)
热度(30)

© The cat is studying | Powered by LOFTER